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兰天 >

急!急!电视剧名字?何不鸣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兰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主演: 何冰 / 韩童生 / 彭心宜 / 李建义 / 修宗迪 / 李冰 / 常兰天

  主人翁何不鸣是一位县级文化馆的职员,憨厚、孝顺、淡泊,主要负责不被别人重视的老年朗诵班。故事开始,瘫痪了十几年的老父即将离去,为满足父亲看一眼未来儿媳妇的心愿,何不鸣一厢情愿地逼迫单位同事会计夏羽为其解围,结果后来的发展居然弄假成真,这位冰山美人竟嫁给了他;因家中丧事交不上单位集资款,却在集资款被骗事件中躲过一劫;文化馆面临财务危机,他个人行将下岗之际,却被别人稀里糊涂推上了代理馆长的位置;文化馆山穷水尽,竟然有神秘之人指定为这位代理馆长投资十万元;当众人都要求用十万元解决集资款被骗危机时,他居然独断专行用来修理了馆内支撑了多年的一面危墙,却得到投资人赞赏并许诺给予更多投资;众人欢呼之时,他又果断放弃巨额馈赠,宁愿下岗,以坚守自己的人生信条--诚信。

  生活艰难,重金诱惑,却无论如何不卖房:父亲为了信用,院子里的两间房锁了五十年,到了他和哥哥这一代,非要守到云开日出……

  文化馆暂时歇业了,老年朗诵班却还在,何不鸣与他们有共鸣,对他们有承诺,这是老人们生命旅途最后一站的寄托,他要与老人们共同建造一个精神家园。老年朗诵班成了他个人负责的馆外项目,老人们深情的朗诵也在他的婚礼上感动了每一位来宾。

  上天不负有心人。老年朗诵班成功了,轰动了,演出邀请应接不暇,走进省城,走向全国……文化馆随之也有了新生。

  锁了五十年的老房子的秘密,在他下岗后的艰难生活与组织老年朗诵班创作排练的过程中逐步解密,终于有了结局……

  何父弥留之际已不能言语,只能用手指表示两个愿望:其一、要求两个儿子守住老院子,等有另一半产权的义弟回来物归原主。其二、要见小儿子何不鸣的未婚妻。生性忠厚的何不鸣暗恋单位会计夏羽,但两人只是同事关系。在哥哥逼迫下,只好奔单位请夏羽帮忙。恰巧此时单位正募集资款为摆脱财务窘境,何不鸣因无钱交款被游世立问罪,亦没勇气向夏羽开口求援,悻悻而归。

  但父亲咽气前,夏羽和文化馆人员出现了。丧事中,夏羽对何不鸣恪守诺言的人品有所认识,而游世立则对拥有这么大院子的何不鸣没钱交集资款产生质疑。

  丧事后,何不鸣因交不上集资款准备辞职,为保工作,何有为拿出孩子学费叫何不鸣交款,刚赶上何有为前妻前来拿学费,两人大打出手。何不鸣将钱还给有为前妻。

  何不鸣因与集资款毫无关系,被上级委以代理馆长之职。游世立夜探何家,向两兄弟陈述利害,但何不鸣不以为然。

  何不鸣上任第一件事,是把陷入众人围攻的游世立解救出来,又把准备去馆长家闹事的群众按住。他义正情笃的劝解平息了众人怒火,压住了事态发展,但他知道没有钱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此时,一笔赞助从天而降,商务律师林小凡受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的委托,准备给文化馆赞助一笔资金,并要求何不鸣全权处理。

  何不鸣尽管对钱的来头满腹狐疑,但架不住众人的希望,还是签字收下了首期十万。

  何不鸣反复思量后,还是想退款,与其它人形成对立面。游世立夜探何家院,要求何不鸣对他言听计从,却遭到了何有为的数落。

  何不鸣思前想后还是打算将钱退回,遭到了大伙的反对。游世立巧舌如簧,从情感入手,说服了何不鸣。郁闷的何不鸣找夏羽倾诉,交谈中了解到夏羽童年不幸的往事,这才知道夏羽冷漠的神情后包含着痛苦的记忆。

  游世立拿来若干投资报告,被何不鸣否定。于是,煽动四大金刚以及传达室老李,分别向何不鸣施加压力。何不鸣回到家后,发现有人送酒,他返回单位后,将钱原数退回,又请回老馆长询问有关情况,决定用十万块钱整修一堵危墙。他的举动使游世立大发雷霆。

  游世立为阻止何不鸣修墙,叫夏羽跟他站到一边,夏羽却选择了中立。修墙工程展开,馆里群众议论纷纷,何不鸣向大家道歉时,游世立想出补救办法,却又被何不鸣断然拒绝。

  危墙工程结束,十万块已付清。林律师看了工程后,不置可否,拂袖而去。一直关注此事的赵总,认为何不鸣所为符合投资人的意愿。而馆里的群众则认为希望破灭,游世立要求何不鸣做出检查,何不鸣面对大家吐露心声,得到了大伙的理解。但此时赵兵突然出现发难,何不鸣陷入尴尬境地。何不鸣此时才知道夏羽原来有男朋友。

  当晚李兵又到夏羽住处倾诉,夏羽无可奈何,出于对何不鸣的内疚,第二天约请林律师再了解修墙的事,何不鸣又一次向大家及林律师陈述了自己的动机。

  夏羽经不起李兵的再三骚扰,搬到了单位去住,恰巧被何不鸣撞见。何不鸣以为是自己过错,又多了一份内疚。

  正当大伙儿绝望之时,林律师来电话,肯定了修墙的作为,同意继续拨款。文化馆被注入一剂强心剂,大家兴奋异常。

  何不鸣觉得夏羽住在单位不妥,将夏羽的行李搬回小院,给夏羽安置了新的住所。两人的感情又靠近了一步。何不鸣上班时遇到俩中介告别,从言语中猜到,给文化馆投资的人和买何家院子的人是一个人。于是询问林律师,没得到答案。他认为这钱不清不楚,打算退回。

  游世立在小饭馆用声情并茂的倾诉打动了何不鸣。何不鸣决定听从游世立的意见,用那笔钱做短期生意,目的是挣回丢失的集资款。

  做古董生意,文化馆众人看法不一。何不鸣力排众议,组成了以游世立为首的专家组展开工作。

  赵兵在小院门口遇到了何有为,吐露了要报复何不鸣的念头。何有为忧心忡忡,与何不鸣商量对策,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赵兵的朋友找到院子里,企图说服夏羽回头,与何有为的朋友发生冲突,赵兵出现劝架,他认为何家兄弟是好人。是夜,何不鸣幸灾乐祸的问询打架事情时,夏羽愤愤而出,何不鸣知道自己线集

  专家组收购的一幅古画在拍卖会上被鉴定出是假画,退回文化馆,引起轩然大波。何不鸣异常愤怒,游世立出主意将此画再倒出手去,灾难转嫁,何不鸣更为愤怒,撕了假画。

  游世立回家后质问妻子,反被妻子辱骂,醉醺醺的来到何家小院倾诉不幸。游世立人醉心不醉,满嘴胡言倒出内心真实感受,赢得了何不鸣的同情和谅解。

  何不鸣决定重整旗鼓,继续让老游再谋生意,失败使文化馆的人达到了空前的团结。

  游世立又拉来一单生意,和于总搞演唱会,但何不鸣对于总的底细并不了解,举棋不定。

  何有为担心夏羽的名声,强迫何不鸣和夏羽明确关系,何不鸣犹豫再三,终于向夏羽求婚。两人关系明朗化。何有为祭酒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众人对于总议论纷纷,但何不鸣坚持合作。关键时候于总要求再加投资,游世立不肯,但何不鸣汇出了单位最后一点存款。

  李兵找到了新工作,去单位告诉夏羽,不料被何不鸣看见,心里蒙上了阴影。晚上回到小院后,何不鸣醋意大发,与夏羽争执不休,夏羽一怒之下准备离开,被何有为拦住。何不鸣将夏羽诱到小院平台,撤了梯子,灿烂的烟花中两人达到到新的谅解。

  演出时间快到,于总却不见了,文化馆又陷入一锅粥。危急关头,于总又突然出现,原来赞助商中途变故,于总只有自己筹款将问题解决。但是,原计划收入的款项不是现款,而是抵款的房子,何不鸣仗义收了一半房子一半现款,令游世立十分不满。

  何有为积极筹备何不鸣与夏羽的婚事,他准备大操大办,却遭到了何不鸣和夏羽的反对,十分不悦。游世立带来了好消息,文化馆演出收的房子暴涨,文化馆借此获利四十万。集资款问题得以解决。

  文化馆合并,何不鸣将上级安排的位置让给了老王,告别了老年演唱队,自己回到了小院谋生。

  游世立与妻子打架,跑到小院躲避,答应替何家兄弟搞清小院秘密。不料悍妇上门,装的温柔体贴将老游押回家里。

  何不鸣与夏羽去拍免费婚纱照,却被恶宰六千余元,何不鸣郁闷非常,夏羽兴高采烈。

  中介向何有为告别之时,游世立趁机打听出赵总的地址,于是上门探秘,却被赵总套出许多事情。赵总诱以利益,请游世立帮忙买老院子,被游世立婉拒。

  尽管生活清贫,何有为还是想宴请亲戚朋友,夏羽不知如何是好。老王为答谢何不鸣,请其卖团体票,何不鸣得利不忘老王,决定在电影院包场举办婚礼。

  婚礼上,何不鸣感人肺腑的发言,化解了何有为心中的愤懑。众人感受了一次盛大、简朴、真切的婚礼。

  何有为向游世立道出了实情,过去因为收入问题生活困难,导致夫妻关系破裂,他怕何不鸣和夏羽重蹈他的旧辙,眼下缺乏正常收入,他准备卖了自己心爱的信鸽过日子,绝不能让何不鸣和夏羽知道家里的困难。

  两人暗中卖鸽子的过程中被何不鸣和夏羽发现,何不鸣几番盯梢,都被二人巧妙甩掉。

  离婚的大嫂上门道喜,和夏羽交了朋友。夏羽从嫂子的境遇中体会到生活的艰难,向何不鸣提出种种无法回答的问题。

  游世立从遗留的文史资料中查到了一些院子的昔日秘密。找到赵总,质问其买房的背后人是谁?却被赵总拒绝。

  何有为在应付夏羽的盘问时编了谎话,说老徐家在院子里晾风筝是收费行为,其实是不收费的。夏羽将此事告诉了何不鸣,何不鸣追问何有为时,何有为和游世立逃跑不及,只有向何不鸣说了实话。于是,何不鸣也加入了谎话队列,三个男人为了一个善意的目的,瞒着夏羽,但夏羽发现其中有诈,穷追不舍,三个男人虽然狼狈不堪,但是死守底线。

  何不鸣、何有为、游世立三个男人依然为圆他们的谎言四下奔波,做起了卖风筝的生意。

  风筝的生意做的并不顺利,几个人忙活一天,还赔出了车费。但他们在夏羽面前还得谈笑风生,装出一副成功的样子。美如吃饭时候来找夏翔套近乎,和何不鸣调侃,引发了夏羽的醋意,小两口为此闹了一夜。

  美如在街上被前男友殴打,恰好夏翔碰上了,将男方教训了一顿。派出所上门调查打架事件,发现夏翔身份,美如及时赶到化解了误会。

  美如向夏翔赠酒以示谢意,引起了夏羽的关注。但夏翔向何有为诉说了真实想法,他怕耽误美如,不愿意发展这种关系。

  美如为发展和夏翔的关系,向院子里所有的人示好。何不鸣感觉不妙,动员大伙儿给美如做工作。美如对别人的暗示浑然不觉,一如既往的讨好夏翔。

  何不鸣、游世立、何有为郑重的向美如陈述厉害,美如却并不领情,对夏翔一往情深。

  秀珍生病无人照顾,何有为将其背回小院疗病。夏羽在和嫂子的交谈中才知道小院生活并不容易。

  赵总把三百万现金摆在全院每个人面前,企图迫其就范。何家兄弟虽然顶住了压力,但其他人并不理解他们这种固执的行为,夏羽和秀珍分别向男人们发难,加上美如和夏翔争吵,是夜,男人们全聚到了小院外头,聊以躲避。

  何家兄弟对不能给女人们美好的生活而感到内疚,游世立向何不鸣晓以利害,劝其及早卖房,使家庭矛盾一了百了。

  美如分别找到夏羽和秀珍,请他们促成自己和夏羽的美事。夏羽和秀珍为美如的真诚所动,决意帮忙。

  何有为发现游世立老在偷看一张照片,以为是游世立的对象,结果最终发现是老游日夜想念的女儿。院子里的成员决心帮老游找回女儿,讨个公道,计策还没商量出来,自己人却吵成一团。

  赵总又找到游世立,愿出一百万打开房门一看。消息传出,引起秀珍的极大不满,她认为何家兄弟重义轻情。

  徐老头上门了结风筝旧账,恰好夏羽在场,哥几个谎言彻底揭穿,夏羽深被何家兄弟的善良感动。

  美如爹打上门来,要何家兄弟对美如的事有个交代。老人家设计了种种计谋考验夏翔人品,当他认为夏翔合格的时候,夏翔向美如道出了真情后不辞而别。

  老人家弄巧成拙,后悔不已,此时,夏翔归来,将美如接走,俩人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何不鸣设法将游世立的女儿带回小院,游世立前妻随即赶到,于是,展开了激烈的碰撞,以及关于情和理的探讨,但最终孩子还是被游妻带走了。

  何有为感到空前失落,掩饰不住对迟迟不露面的院主人的失望。此时,老游也带着箱子离开小院,夏羽将老游追回。

  然而开张的当天,就遇到了矛盾,大哥招待的工友因为高兴,连呼带喝,影响了其他客人进餐,老游力劝不果。

  工友们吃过饭后,何有为坚决不许付钱,令老游非常不满,两人发生争执,不欢而散。

  获得股份的游世立干劲倍增,饭馆生意红火起来。何有为的工友们为帮助何有为,在何家餐馆包餐,人们又一次感受到了真诚、友谊的可贵。

  由于饭馆生意渐好,有经验的人手短缺,游世立和何有为再次冲突,夏羽毅然辞工回来帮忙,本欲化解矛盾,却因为自己没有经验,越搞越乱。关键时候还是老游出面解决问题,何有为深表钦佩,两个失意人的关系在酩酊大醉中重修于好。

  夏羽感觉到自己没有经验,力不从心,何不鸣一是想请嫂子回来替夏羽分忧,二是想叫哥嫂破镜重圆,于是,模仿何有为笔迹给秀珍写了一封长信。

  秀珍阅信后深受感动,回到院里,这才发现那封信原来是何不鸣所为,于是夜闹何家院。何有为承认了这信写出了他的心愿,两人重新走到了一起。

  秀珍加入后,因看不惯老游,两人爆发了剧烈的争吵。而秀珍因为心直口快又得罪了夏羽,老游和夏羽只能在何不鸣身上发泄,何不鸣焦头烂额。

  争吵再度爆发,是因为秀珍给大家吃客人们剩下的鱼。何不鸣深知这样下去肯定不妙,背靠背对每个人说好话,问题暂时缓解。但夏羽和游世立被排挤到了边缘岗位。

  何有为因与儿子感情问题难受,何不鸣出面说服了顺子,父子俩的关系趋于正常。

  顺子因打游戏机耽误了夏羽上网,夏羽言语中又得罪了秀珍,妯娌关系再度紧张。

  游世立在赵总那儿打听到院子将在拆迁之列,建议何不鸣及早出手,但何不鸣不为所动,只为眼前的妯娌关系担心。

  何不鸣说服夏羽注意对嫂子的态度,何有为也要求对秀珍对夏羽宽容,并向游世立道歉。

  何家兄弟的努力没有什么效果,两妯娌假装和解后又开战了,何不鸣向老游讨教解决的办法,叫顺子在夏羽面前谎称嫂子有病不能生气,夏羽信以为真,主动向嫂子示好。

  何有为费尽口舌,劝说秀珍和游世立握手言和,结果秀珍并不理会,挫伤了何有为的尊严,夫妻俩又打成一团,何有为照例被痛殴一顿。

  老游提议为饭馆做广告,遭到众人否决,于是在门口贴出海报招揽生意,令何家兄弟大为光火,却得到了秀珍的赞赏。

  这时家里出了一件事,夏羽的电脑不翼而飞了。老游怀疑是顺子拿了,何有为也误以为是顺子干的,又和秀珍闹翻了。

  顺子遭受不白之冤,离家出走,秀珍怪罪夏羽。何不鸣弄清了原委,将顺子送回家,父子冰释前隙。

  小院生意依旧,何不鸣却深感危机,他怕饭馆再开下去,一家人过不到一块儿,便说服了何有为和游世立将饭馆停业。于是,他们找卫检部门的朋友帮忙,以卫检不合格为由将饭馆停业。

  散伙饭上秀珍诚挚的检讨又令几个男人们深感不安。饭馆散了并不解决问题,秀珍打算分家。夏羽找回了电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顺子。何家兄弟向老游讨教解决的办法,老游亦无能为力,秀珍和夏羽分别走出院子准备为将来谋求生计。

  何有为劝说秀珍时情急露了嘴,暴露了关饭馆的实情。秀珍和夏羽联合起来向俩兄弟兴师问罪。何家兄弟死不承认,俩妯娌终于在游世立身上找到突破口,诱逼游世立说出实情。

  院子里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再度陷入僵局,此时,夏翔和已有身孕的美如归来,他们的美好生活刺激了秀珍和夏羽,妯娌俩人分家的意愿更加迫切。

  而一味想保持团聚的何家兄弟,却束手无策,他们最后上门请求赔罪却遭到了拒绝,又把全部调节希望放到了老游身上,然而,老游的最后一次努力却被妯娌俩情理并茂的语言俘虏。分家已成定局。

  赵总和林小凡最终来解决院子问题,又一次遭到了何家兄弟的严辞拒绝,同时也掐掉了家人团聚的希望。

  林小凡出于同情,希望夏羽代何家兄弟收下补偿金,但夏羽深知何不鸣的人品,她认为他必须和丈夫站在一起,于是,拒绝了代收,但接受了合作邀请。

  游世立将自己收集的资料向赵总和盘托出,指出了赵总和林小凡幕后人的目的和企图。

  何不鸣不能容忍夏羽和林小凡的合作,而秀珍则因为何有为的举棋不定毅然走出。

  何不鸣面对夏羽言词凿凿,敞言心声,声称自己不是个有作为的人,但必须是个能信守诺言的人。但夏羽一时无法接受,也离开了。

  之后,哥哥和游世立相继离去,何不鸣将院子改成不鸣书屋,教孩子们錾三字经。

  幕后那位神秘的钱先生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叫赵总和林小凡向何兄弟道歉,夏羽在致歉信中读到了何家父子的高尚品格,除夕之夜,烟花升腾之际她又回到了何不鸣的身边。

  主人翁何不鸣是一位县级文化馆的职员,憨厚、孝顺、淡泊,主要负责不被别人重视的老年朗诵班。 故事开始,瘫痪了十几年的老父即将离去,为满足父亲看一眼未来儿媳妇的心愿,何不鸣一相情愿地逼迫单位同事会计夏羽为其解围,结果后来的发展居然弄假成真,这位冰山美人竟嫁给了他;因家中丧事交不上单位集资款,却在集资款被骗事件中躲过一劫;文化馆面临财务危机,他个人行将下岗之际,却被别人稀里糊涂推上了代理馆长的位置;文化馆山穷水尽,竟然有神秘之人指定为这位代理馆长投资十万元;当众人都要求用十万元解决集资款被骗危机时,他居然独断专行用来修理了馆内支撑了多年的一面危墙,却得到投资人赞赏并许诺给予更多投资;众人欢呼之时,他又果断放弃巨额馈赠,宁愿下岗,以坚守自己的人生信条--诚信。

  生活艰难,重金诱惑,却无论如何不卖房:父亲为了信用,院子里的两间房锁了五十年,到了他和哥哥这一代,非要守到云开日出……

本文链接:http://gsaz.net/lantian/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