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报 > 吉杰 >

凉山缉毒英雄牺牲续:受助老人失声痛哭——那个最踏实、特别温暖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吉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6月16日,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天空依旧阴沉,小雨时断时续,像极了悲恸的人们在抽泣。

  上午9时,因追捕毒贩牺牲的布拖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贾巴伍各的追悼会在该县殡仪馆举行。

  社会各界人士800多人到场参加,沿路两旁自发而来送别英雄的人们,则达到了万余名,其中有亲人朋友、战友同事,还有未曾谋面的群众百姓、小学生……

  贾巴伍各4岁的女儿也来到了殡仪馆,站在父亲的遗体旁边,默默看着父亲,她还不懂,还不知道自己没有爸爸了……

  在悼念现场,贾巴伍各的妻子噙泪悲戚,“伍各!我的爱人!我知道你没有真正的离开我们,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履行你神圣的指责并爱着我们……”

  下面,就请大家跟随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一起,再送英雄一程吧——

  伍各!我的爱人!你生前总对我说:“我是人民警察,穿上了这身警服,就要对得起警察这个职业。”作为警察,你用你的实际行动和生命履行了你的誓言,你是一个好警察。作为儿子,你却抛下了年迈的父亲;作为丈夫,你抛下了与你携手走过了14个春秋一直深爱着你的妻子;作为父亲,你抛下了一双年幼的儿女。

  但是,请你放心走好!你的儿女一直以你为荣,每当有人问起年仅5岁的女儿,爸爸是千什么的?她总会骄傲的说:“我爸爸是人民警察!”“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好样的!”就连1岁多的儿子在牙牙学语时,在学会爸爸妈妈之后的第三个词语,竟然也是“警察”。

  伍各!我的爱人!我知道你没有真正的离开我们,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履行你神圣的指责并爱着我们。你看,今天有那么多的领导、战友、亲人和朋友来向你告别,来为你送行。这足以说明你是一个优秀的人民警察!你对得起身上穿的那身警服!

  伍各!我的爱人!你放心的走吧!我希望能继承你的遗愿,为社会的和谐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我会替你向父亲尽孝。我会告诉我们的儿女,他们的父亲是一名警察,一名优秀的人警察! 今天你能披上这身党旗,是党和政府对于你从警多年以来兢兢业业的任劳任怨,认真工作的高度评价,是你这一生至高的荣誉。

  布拖县城不大,人口3万,规模只相当于内地一些大的乡镇,今天,因为送别英雄,县城几乎倾城而动。

  该县食药工商质监局办公室主任陈丽说,贾巴伍各以前在县城所在地的城关派出所任所长,执法时有工作交集,伍各是一个秉公执法的民警,人也很随和,工作敬业,能力强。

  伍各的表姐说,他这么年轻就牺牲了,留下老父、妻子和幼子,亲朋们都十分悲痛。

  布拖县公安局一名新警说,她是今年刚考入布拖县公安局的,上班才2个月时间。上班后,贾巴伍各成为带她的师父,在业务上对她们这些新警特别照顾,也是特别关心。

  她说,贾巴伍各当过派出所所长,但是并没有架子,为人很和蔼。经常有事去找他,他都很快帮忙解决。印象最深刻的是,局里她是负责上下班打卡,贾巴伍各经常错过下午的打卡时间,加班到很晚才回家。她最后一次见贾巴伍各是上周五,她去找他签字。没想到,之后就发生了不幸。

  在追悼会现场,还有不少村民扛着花圈,自发来到现场,送别贾巴伍各。“这个所长没得说。”村民阿依说,在贾巴伍各担任城关派出所所长时,曾经给了她很大帮助。村民有纠纷,找他肯定没有问题。他还曾经大力宣传禁毒。听说他牺牲了,当地的不少村民,都自发赶来献上花圈。

  6月14日晚,四川省市县两级公安机关领导干部培训课程正式开始前,200余名学员全体起立默哀一分钟,为牺牲在禁毒战场的贾巴伍各沉痛哀悼。“我曾一千次守望过群山,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是鹰的后代……”以一曲悲壮的《彝人之歌》,为战友送行。

  贾巴伍各同志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在34年的人生旅程中,他为人忠厚、襟怀坦荡;谦虚谨慎、平易近人;他珍惜自己的美好人生、热爱自己的警察职业,为捍卫法律尊严、为保护国家和人民群众的财产和生命安全,为百姓安居乐业忠诚奉献。

  他用实际行动谱写敬老孝亲的赞歌;他与妻子相濡以沫、相敬如宾;他用深沉的父爱含辛茹苦养育子女成长。

  他勤勤恳恳,默默奉献,一心扑在事业上,工作中严谨认真,一丝不苟,为布拖、为凉山公安事业鞠躬尽瘁、呕心沥血,奉献终身。

  歌手吉杰是贾巴伍各的堂哥。6月15日,他回到布拖县,整个下午都守在殡仪馆。

  “他是我这辈子接触到的最踏实、最老实的人,特别少言寡语,特别温暖的一个人。”吉杰说,弟弟五六岁时,他应该上初中了,回到老家,弟弟会带着他一起干农活。还很小的时候,每次追赶山羊,他都会跑在前面。割完草,他会选重的那一捆背。

  贾巴伍各小时候住的地方,得从昭觉县到布拖县之间的一条公路下车,然后走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要跨过一条大河,两座大山。吉杰记得,弟弟是1995年才下的山,那时候他12岁了,还不怎么会说汉语。然后,他一边补习一边上学,读完小学、中学、考上警察,非常努力地一步一步过来的。

  “他能考上警校,我觉得都不可思议,那一定是非常的勤奋。”吉杰说,“为什么发生这个事儿,我觉得不是偶然的,在危急时刻,他就是这种不畏惧,敢于担当的人”。

  几个月前,吉杰来布拖县参加一个活动,那是最后一次见到贾巴伍各。由于安排紧凑时间紧张,他没有告诉弟弟,但是弟弟主动来找他,活动结束后马上要赶到另一个地方,他俩就在全车人的等待下聊了几句,“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走,笑着,特别瘦。”吉杰说,这些年过来,虽然每次回家,兄弟俩都会聚一下,但平时,两人很少通电话,“我觉得他对我,是那种一直远远的观望、等待的那个弟弟。”

  “阿布泽鲁山愁雾绕绕,金沙江水悲呜咽咽,惟见青纱黄菊,英雄承别长眠。”英雄贾巴伍各,一路走好!

本文链接:http://gsaz.net/jijie/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