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报 > 吉杰 >

昔日选秀红人现状:吉杰为陈楚生伴舞 师洋开店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吉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扬子晚报讯 这十年,选秀节目无疑成为速度最快、门槛最低的造星地,大批选秀歌手盘踞各类排行榜,更有不少人在娱乐圈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在每年如过江之鲫的选秀大军中,“李宇春”、“张靓颖”凤毛麟角,更多的连正经演出都混不上一场,为了生活,他们选择退出娱乐圈,像普通人一样搭地铁坐公交,关心粮食和蔬菜。

  师洋:掌声和鲜花都是假的,吃饱肚子才是线年《我型我秀》人气冠军、2010年《快乐男声》

  “有一天你会发现那些掌声和鲜花原来都是假的,只有吃饱肚子,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才是真的的时候,你也会像我一样选择离开(娱乐圈)。”2006年,师洋是最受瞩目的选秀艺人,他独特的舞台风格甚至被专业人士归为“师洋现象”。7年过去了,师洋彻底告别了娱乐圈,现在他的身份是——网店店主。从成为冠军到与公司解约,从选秀红人变成居无定所的通告艺人,师洋的“后选秀”之路与其他人如出一辙。2010年,一直抱有明星梦的师洋还曾参加过“快男”,然而这次并没有复制上次的成功。这一年,最火的是比师洋更加具有话题的“伪娘”刘著。

  “现在我根本不去想什么红不红的事儿,只想把能赚的钱赚到,让自己活得快乐。”现在,师洋生活得很忙碌,经常全天看店。开店四年,师洋化妆品店已经到达四冠,也让他的存款一路飙升到7位数字。采访中,师洋也时常流露出赚钱养家的自豪感:“现在我过得很好,有不错的收入也很充实。”

  下午两点,记者在一家西餐厅等待吉杰,大多数客人都在忙着公事。当身高一米八六的吉杰大踏步地穿过餐厅时,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事实上,吉杰不喜欢别人叫他“快男”,每次演出前,只要一听主持人喊“有请07年快男——吉杰”,他说自己就有种被人抡了一棒的感觉。选秀后的三年“黄金时间”,吉杰在各种小通告中穿梭,在节目里扮相扑搞笑,没有发一张唱片,没有一首代表作。一次上电视通告,节目组安排他作为十几个人中的一分子,穿着一身很夸张的衣服,拿着泡沫道具,在后面伴舞,而2007年“快男”冠军陈楚生在前面抱着吉他,安静地唱歌。而选秀前,他是某全球五百强企业的高管。

  2010年,吉杰终于从“成名的泡沫”中醒转过来,用三年发奋工作换回了“自由身”,是极少数没付解约金的艺人。

  吉杰向记者回忆那段离开天娱的日子,他形容“走入了低谷中的低谷”。为了生活,他到处演出挣钱,“我把很多的自尊心,不必要的颜面都放下,脑子里只有挣钱。最差的一次是在江浙的一个夜店,台下就二十个人,演出商说我们有个朋友要见你,就把我拉到一个包间跟各种大老板握手,喝酒,寒暄了半个多小时。”2011年,吉杰终于签约了新的唱片公司,发行了两张遵循自己内心的原创专辑。

  薛之谦,当年节目里人气最旺的选手之一,但发展的坎坷却一点不比其他选秀名人经历得少。“我记得最艰难的时候就是跟公司在那边扯,《几个你》(薛之谦的专辑)的发布会,我问给5000块钱场地费开发布会好不好?3000也行。公司说没钱,我就只好自己去谈赞助。我以前觉得人不用那么物质,因为有公司可以投钱,后来我发现做人一定要靠自己,而且梦想一定要在现实后面。”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在家想通了,一定要做生意,靠自己路会好走一点。”

  如今,“火锅店老板薛之谦”、“潮牌主理人薛之谦”已盖过“歌手薛之谦”。薛之谦清楚地记得,2011年年底,火锅店赚回来第一笔20万,他拿出16万为自己的新歌去买广告。薛之谦毫不讳言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多挣钱:“音乐是我的最爱,再穷也会坚持唱歌。爸爸马上就要退休了,我希望可以让家人过好日子,让奶奶去打牌的时候有司机接送。在这个基础上,我可以更安心地去做音乐。”

  去年年底,当记者拨通王啸坤电话时,他正在雪场玩滑雪。今年7月,再次采访王啸坤时,他正忙于策划一场摇滚乐手足球赛。从夺得冠军到现在,七年时间,王啸坤仅仅发行了两张唱片,副业倒是干得红红火火。三年前,他以自己的名义在石家庄办了一家服装加工厂,并创办了音乐厂牌“DNA”。作为“厂长”,王啸坤说:“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会更有安全感。能一直唱歌挺幸福的,但也挺让人揪心的,毕竟还是得生活啊!”

  其实,《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都向王啸坤发出过邀约,王啸坤拒绝了。他认为现在的选秀有很多成熟的艺人去参加,多多少少有点变了味儿。“对我来说,选秀就像招聘中介,它帮我找了一个工作,但职业球员的职业生涯也就几年吧,演艺圈也这样。挣钱不是我当艺人的绝对目的,我更喜欢享受生活。”

  2009年,原本和海蝶唱片签约11年的胡灵,早早结束了合约。“我不适合任何唱片公司,干脆自己干。”一向雷厉风行的胡灵很快找到了合伙人,自立门户。如今,这家叫做新鲜音乐的公司已经成立三年多,共有三十多个员工,还签约了易慧、南拳妈妈等多名艺人。除此之外,还全面扩张经营范围,从潮牌到唱片周边,再到餐饮。虽然当了老板,但胡灵也和王啸坤一样,并没有完全放弃演艺事业。为了增加曝光率,胡灵说她还会上一些自己都觉得很可笑的通告:“比如辩论社会实事,美容之类的节目,虽然聊天这个事我也爱干,但是跟音乐没什么关系,那也得去。得亏我是个聊咖,要不然一晚上也拍不到我几个镜头。”

  尽管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已经结束整整一年了,但选手多亮最近的一条新闻仍与选秀有关。他又要站上PK台,在今年深圳卫视“金钟奖”的比赛中,他将与同届“好声音”——金志文PK。其实,多亮的演艺生涯一直没能离开选秀,2010年,他曾参加过浙江卫视的选秀节目《非同凡响》,最终止步十强。直到去年,《中国好声音》让多亮再次登上舞台,凭借一首《小情歌》成为导师那英的徒弟。其实并不止多亮一个“好声音”在“回锅”,周礼虎参加了今年的“快乐男声”,山野则投奔《中国梦之声》,但都在前期海选被淘汰。

  “过来人”吉杰向记者感慨:“在电视上看选秀节目,看见那些满含泪珠说要实现音乐梦想的小孩儿时,就特别想拧着他的脸说,你傻呀,你实现不了的,实现音乐理想,是要靠自己在家里,去听各种各样的音乐,去琢磨,去谈恋爱去受伤害,去交朋友了解生活,去采风,那才是实现音乐理想。”

  资深电视人G则向记者表达他的看法:“选秀节目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但它的本质是综艺节目,和电视剧、电影一样,它并不以造星为根本目的。”G先生感叹不少想当明星的年轻人把选秀节目当做救命草,“想通过一档节目就一夜成名并不现实,希望年轻人们摆正心态。”选秀制造了大量新星,而在行业内还有不少待红歌手。“各种途径生产出来的艺人太多,市场根本无法消化,选秀常有,李宇春、张靓颖不常有。后选秀时代的新星们,大多数生存状况堪忧。”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石女士说,“对于这些人来说,在等待和选秀中,消耗的只有他们的青春和梦想。”

本文链接:http://gsaz.net/jijie/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