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报 > 黄琦雯 >

“全能型音乐战士”黄琦雯(图)

归档日期:04-30       文本归类:黄琦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据说,华语乐坛目前一天至少首发新歌30至40首,一年出版唱片400到500张。但对那些没有灵魂,缺少创新的歌手,其最终命运不过是被淹没在枯燥的唱片业发行表里。在这种背景下,立志做全能型音乐战士的,历经三年磨砺,于2014年秋季新发行的《M&M音乐电影院》专辑,一经亮相就惊艳业界,“摩登”、“复古”标签也和时代情绪对接得天衣无缝。

  “就算我永远不会火 还会这样热爱生活 寂寞的舞台正在等我 我爱的麦克喷出了火”,这是黄琦雯新专辑《M&M音乐电影院》里的主打歌《没有人知道我》。它也像是歌手给自己的励志宣言,试想,一个歌手如果没有了创造欲望,她的歌声还会有怎样的创造力,那个舞台又会是怎样的黯淡无光。这首主打歌被打造成了一首狂飙的电音舞曲,由新一代嘻哈乐音乐人派克特和她对唱,摩登又张力十足,感染力颇强。

  8年前黄琦雯已发行了首张专辑《黄琦雯》,却并没引起太多关注,但这并不影响她对音乐的热爱,立志把自己磨练为的她始终都在默默努力。黄琦雯喜欢音乐也喜欢电影,尤其是那些摩登时代的老电影。身为音乐人,她常在看电影时思考:音乐和电影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那些已经落幕的光影,会不会是在酝酿着另一段未来的光阴?这种思考有趣也有价值。她近年来的创作就是对这种可能性的一场求证。在一个比拼个性的年代,“怀旧”更多时候只是一个标签,而成不了新的前进动力。如何利用老元素绽放自己的个性,对立志做创作型全能歌者的黄琦雯,无疑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在很多小歌手已销声匿迹后,潜心磨砺自己多年的顽强音乐战士黄琦雯却再度挟自己的第二张专辑《M&M音乐电影院》向乐坛发起了冲击。这是由黄琦雯自己担纲制作的专辑。共收录16首歌,时长70分钟,几乎接近一部电影的长度。在山寨和翻新流行的当代乐坛,资深唱将黄琦雯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力求让自己的创作结合经典全面出新。尽管她的《四季歌》、《阿哥阿妹》、《茉莉花》都或多或少穿梭着原作品熟悉亲切的标示,但主要还是为了给新词做出内涵十足的铺垫。《茉莉花》原本旋律优美,变成现在的摇滚风后,却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更加激昂的爆发,仿佛每一片花瓣都要为爱绽裂,这种民歌与流行撞击出的新鲜感在新专辑里也是随处可见。在《四季歌》里,黄琦雯大胆地在民族曲调之外,贴上了时髦的电子节拍,让质朴老歌多了新的悦耳与时尚。

  这张新专辑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阿哥阿妹》,这首歌的原曲出自老电影《芦笙恋歌》,本是一首流传广泛的云南民歌,黄琦雯在保留云南民歌的基调上,对这首歌进行了“可视性”改造,燕子、流水、阿哥阿妹,轻歌伴着慢舞,我们好像走进了摩天大厦包围着的一个带着旧式华丽的电影片场。值得一提的是,当这首直抒胸臆的老歌被套上慵懒随性又热烈奔放的Lounge风后,也多了另一番甜美浪漫的滋味。

  摩登、复古是黄琦雯新专辑的重要标志。黄琦雯身上也的确独具一种摩登、复古的气质。这种气质早在她第一张专辑《黄琦雯》中就有呈现。该专辑的《女人花》一曲就显得相当复古,不仅仅只是编曲上的复古化处理,更在于黄琦雯那浑而不浊的声音特色,所营造出的特殊味道。尽管复古,但她的诠释却并不落伍,甚至很潮,爵士乐演奏出的微醺格调易让灵魂出窍,光影追逐,繁华若梦,效果呼之欲出。

  被誉为“香草骑士”的黄琦雯,声线里藏着股偏冷的媚,这股媚裹挟于一种天真与任性中,独具诱惑。可喜的是,黄琦雯醇厚又光滑的嗓音,也恰恰带着强烈的电影质感,既悦耳,又充满戏剧性,最适合演绎一帧帧养眼画面,做一番复杂幽微的情感呈现。

  “M&M”同时代表着Music and Movie,《M&M音乐电影院》的音乐元素极其丰富,除了能凸显唱功的浓情Ballad、摇滚,还动用了Ambient、Chill Out等多样化的电子音乐、复古迪斯科音乐,Blues的味道也隐隐弥漫,民乐更是能随时觅得踪影。多种音乐元素的提炼、融合,以及独特曲风,让《M&M音乐电影院》就像LOMO模式下的明信片,灰蓝、淡绿、浅紫、矿石红,红不是小尖椒一样的红,绿也不是叫人缺氧的一望无垠,每种色调都绝不明亮、凛冽,每一样都带着点令人流连和感伤的朦胧,而黄琦雯性感的歌声,就是写在那些明信片空白处的秀丽小字,不多不少,浅显直白,却在某一刻叫人为之一惊。

  新时代和老年华、新情绪和老灵魂,总是不经意地首尾相连。在怀旧风弥漫,人人都憋着一肚子老故事的年代,《M&M音乐电影院》之所以受到欢迎,主要是因为黄琦雯敏锐捕捉到了一种都市情绪,且不走寻常路地,执意在上世纪那些久远的老电影歌曲里,潜心寻找灵感激发点,并锻造出了一种意象丰富、故事曲折,能激发听众强大联想与感同身受的新式音乐作品。

  这种向经典老片及配乐致敬式的创新,早在几年前就已开始。2009年,黄琦雯为电影《花儿为什么还这样红》所做的同名主题歌,就是向老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的致敬,尽管词曲全新,但我们还是能明晰地听出老歌里耳熟能详的旋律,对新疆流行民族乐器的使用,也让《花儿为什么还这样红》直通已过去的那个时代,不光延伸了时空感,也让整首歌的意境更加丰富辽阔。

  2012年发行的单曲《春天里》,则是在向1937年沈西苓导演、赵丹主演的电影《十字街头》致敬,电影主题曲《春天里》被吸收到黄琦雯的新歌里,与老歌以及早已远去的时代,形成了奇异又瑰丽的对照。到了今年的《M&M音乐电影院》,三四十年代的电影歌曲《毛毛雨》、《何日君再来》、《凤凰于飞》、《玫瑰玫瑰我爱你》、《莺飞人间》、《四季歌》,全都成了我们“香草骑士”自由穿越的时空,这也让新专辑中的《雨》、《何日君再来》、《幸福》等一系列新歌,都感染上了经由时间发酵过的特别味道,即便是沉沉黑夜,即便是看不见女歌手轻启樱唇,几段旋律一起,听者已醉得迷离。

本文链接:http://gsaz.net/huangqiwen/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