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报 > 黑鸭子合唱组 >

恬静淡泊黑鸭子(图)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黑鸭子合唱组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她们在台下太过普通,让人很难将她们与华丽的舞台、奢靡的演艺圈、以及高贵典雅的气质融为一体。然而,这正是她们:既朴素大方,声音里与声音外又处处飘忽着点点贵族味道。

  “黑鸭子”的一致解释是:“这个名字取自朋友的一句玩笑话,非为哗众取宠!”“我们自己觉得‘黑鸭子’很卡通很可爱!”

  “黑鸭子”投入演艺行当已久,却并不彻底,至今不是“黑鸭子”专业。“黑鸭子”是她们的业余工作,她们每人都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李蓉是一家唱片公司的制作人员,郭祁是空政歌舞团的独唱演员,徐秀霞是广播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她们跟所有上班族一样,按点上班,按月拿薪水。

  公私兼顾,形式上也许会有“玩票”之嫌,本质上“黑鸭子”“玩”得并不轻松。要知道,往大里说,“黑鸭子”所从事的是前无古人的事情,谁都无法否认,“黑鸭子”是中国歌坛的第一个和音组合,它以自发的形式开始,又以松散的方式发展,没有经纪人,没有签约公司,在“包装”已然被少年儿童接受的今天,她们依旧不要商业包装、没有那么多企划跟定,省却了道道手续,一切全靠自己打理,竟然很成功——

  出道以来,她们先后出版了五张专辑,《黑鸭子》《风情中国》《岁月如歌》(1-3);

  在盗版猖獗、唱片业相对不景气的大环境中,“黑鸭子”能以可喜的长势往前行进,综观整个中国流行歌坛,这确是个引人注目的异数。

  说“黑鸭子”带动了中国演唱组合的流行,恐怕没有人持反对意见。但是“黑鸭子”之后的各种组合已经变异——头戴耳麦,整齐划一的劲歌热舞,永远挥洒不尽的青春四射,这叫“青春组合”。

  “黑鸭子”虽已走过青春美少女时代,却仍然年轻,但“我们不是青春组合!”不用“黑鸭子”自己反复强调,明眼人,听或看一次“黑鸭子”的演唱,就会轻易找到“黑鸭子”与青春组合们的分水岭——分声部各自为政与统一齐唱,这是演唱方式的不同;注重塑造声音形象与充分施展肢体语言,这是舞台视觉上的区别。

  落落大方,立在舞台中央或者后面某处,或主唱或伴唱,“黑鸭子”统一长裙曳地,随乐声轻轻晃动身体,或前迈一步或后退一步——对于“黑鸭子”而言,这就算是大动作了,这是惯常见到的“黑鸭子”的公众形象。

  没有人要求“黑鸭子”这样做,也没有人要求“黑鸭子”那样做,一切皆源于自然、喜欢。演出前,三个人凑在一起,穿什么服装、出什么动作,一嘀咕,舞台上今天的“黑鸭子”可能就不同于昨天的“黑鸭子”。外在的小小变化不是“黑鸭子”的主攻方向,永远需要磨练的当然还是和音。

  李蓉、郭祁、徐秀霞在成为“黑鸭子”之前,做的都是与音乐沾边的事情。1998年之前,“黑鸭子”桂冠一直戴在李蓉、徐秀霞与陆莉莉头上。

  徐秀霞与陆莉莉是中央音乐学院时的同学,均曾研习过八年小提琴,是中国广播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演奏员。李蓉则从小参加中央乐团少年女子合唱,受杨鸿年教授九年严格的合唱训练。

  1992年,著名音乐家谷建芬带团“92中国风”赴香港演出,邀请了徐秀霞与陆莉莉也邀请了李蓉,并把她们三人分成了“一伙”搭档演唱。这次赴港演出,非常成功,三位特邀姑娘也给观众与同行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回京后,这个临时搭建的三人团伙就保留了组织形式,并按大家玩笑中的一句话,定名为“黑鸭子”。

  如果不是陆莉莉中途撤出移民加拿大,“黑鸭子”的生活恐怕一直像条静静的波澜不兴的河流。“我们非常想挽留陆莉莉,但我们又了解她的想法,不想耽误了她对自己前程的追求。假如我们当初力劝陆莉莉不要走人,也许她就会留下来。”李蓉当着后来的替补郭祁的面开诚布公地表示遗憾,可见早期的”黑鸭子”之间的“交情”。“有人推荐郭祁来这里试试,一试,我们俩都非常满意,于是决定就是她了。”徐秀霞补充说。

  郭祁毕业于吉林省艺术学院,曾经学过六年圆号。1996年毕业后成为空政歌舞团的独唱演员。“我当初对来‘黑鸭子’信心不大,一是她们那么有名,我小的时候还买过她们的专辑呢,二是独唱与和音是有很大区别的。”年纪最小的郭祁站在歌迷的角度这样认识“黑鸭子”。

  “黑鸭子”在录音棚有个外号,叫“多快好省”,顾名思义,就是活儿干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时。算起来郭祁加盟已有两三年了,两三年默契到什么程度呢?“默契到语速都一样。有时候,两人说挺长一句话,同时开始同时结束,我们自己都吓坏了。”“黑鸭子”随手拈来这样一个例子。

  更有一次,有家电视台请“黑鸭子”参加搞笑活动,让她们每人戴一耳机,耳机里面嘈杂一片以为干扰,结果这仨唱出来的句子仍然丝毫不差,既不跑调也不错词,导演哀求她们:“你们能不能不这么和谐?”连试两次,没有改观,搞笑不成,最终电视节目只能硬生生掐掉了。

  如果把她们的关系比做一个三角型,无论从哪个角度用什么方式看,“黑鸭子”都是一个等边三角型。她们把每次录音每次演出都当作一次挑战,就仿佛士兵之于战场,用最短的时间快速准确地到位,这是“黑鸭子”对自己的苛刻要求。

  曾有电台DJ,根据自己的感觉,如此形容“黑鸭子”:“她们的声音就像涓涓的小溪淡淡地流着,不图磅礴如瀑布样激烈,但它一直在流着。它会流得很远,也许你找不到尽头,但它可能一直在你的心里流着,流着。”

  电视剧《笑傲江湖》的片头曲原本是一独唱,但导演黄建中在听了“黑鸭子”的和声之后,“命令”曲作家赵季平把片首曲留给“黑鸭子”:“实在太好听了!”大导演感叹不已。

  每竞猜一项收费2元,猜中抽奖。奖品全部由:动感地带倾情奉送,包括500元电话充值卡、周杰伦签名CD……

本文链接:http://gsaz.net/heiyazihechangzu/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