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报 > 汉洋 >

10位“90后”的十年之2017丨康康:换工作也换种状态去生活

归档日期:05-22       文本归类:汉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有人说,中国的90后不仅拥有自由奔放的想法、总是站在科技的前沿,而且对未来持乐观态度,他们将成为未来世界中最“可怕”的一代中国人。

  从2014年开始,荔枝网找到10位“90后”,跟他们定下十年之约。这10位“90后”背景、经历不尽相同,职业、地域不尽相同,未来的生活轨迹也将各有各的精彩。我们约定,每一年的新旧交替之际,都会采访他们每一个人,听他们讲述自己这一年的故事,和我们共同分享他们的成长和人生,直至完成十年。

  转瞬之间,这个十年之约已经进行到了第四个年头。2017年,又有多少故事在他们身上发生?他们又经历了哪些改变?荔枝网依旧和您一起倾听他们的故事。

  ☆康康,1997年生人,安徽人,五年前来到南京,如今在一家烫染工作室做烫染师

  荔枝新闻讯(记者/墨白 摄像/李昌泰)时隔一年,记者在再次经历了2个小时的等待后,见到了匆匆赶来的康康。作为理发师的他,头发变成了更加“路人”的深色,很精神的坐在了笔者对面。作为“95后”,康康离网红“佛系”的距离有点远,他谨慎的询问:“我穿工作服没关系吧?”

  “今年怎么样?”没有多余的寒暄,记者单刀直入的抛出了问题。康康则陷入深深的沉思。这更像一个仪式,在特定的环境下,他认真地回忆总结自己的一年。

  “去年心不定,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今年不一样,今年有目标了,想跟大家一起把店做好。”从消极到积极,康康今年最大的改变是由工作变化而带来的心态变化。没有看淡一切也没有万事随缘,康康有梦想的样子格外精神。

  康康提起“学习”和“上课”这两个词的频率非常之高。每周一次的烫染培训课,在康康心里必要且实用,他甚至自己额外买了许多学习资料。香港、广东、台湾、以及日韩等地区的行业状况,第一次出现在康康的言谈中。

  由于店面变成了纯粹的烫染店,顾客基本以预约为主,康康的作息规律了不少,“朝九晚九”基本得到了保证。

  工作地点从街边的传统理发店换到了写字楼中的烫染工作室,职务从技师长变成了烫染师,康康离开了原来的理发店,跟同事一道,新成立了烫染店面。虽然继续从事着理发行业,但在康康看来,自己的工作与之前有着天壤之别。

  去年,康康曾经分享过他的观点烫染是理发行业未来的方向。今年9月,在经历了大半年的停滞不前后,康康终于如愿转型,成为了一名烫染师。

  康康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满意:不用卖产品,也不用办卡,甚至没有和顾客讨价还价的啰嗦,他只要做好烫染工作就好。“很稳定,很踏实”是康康用来形容这份工作的词语。新店为他们提供了“五险一金”,这在流动性极高的理发行业,非常难得。

  同时,康康对行业的认同感也在增加,“国外的理发师都很受尊重的”,康康希望,通过这种新的营销模式能够赢得尊重。

  关于未来,康康言语间充满了希望:“2年之内,我们店要在南京开500-1000家分店加盟,核心员工将每人负责一部分。如果上市了,我们不需要花钱就可以有原始股。”店面的火热与扩张,成为了康康为之奋斗的目标。

  另一方面,在康康的工作室楼下,就有一家同样写着不办卡的“新型”理发店,而康康似乎并不介意。关于行业未来,他有着天马行空的思路,甚至包括“共享理发店”。

  去年年底,康康定下了收入翻一番的小目标。伴随着工作环境的改变,新店的工资和奖金更加制度化,康康待遇有了很大提升,基本实现了目标。康康认为,明年的收入可以再翻一番。

  然而,每年近乎翻番的收入增速,却并没有让康康攒下钱。换季买衣服,剪刀、吹风机等工作用品,朋友间较频繁的聚餐以及日常的外卖,共同构成了康康在南京的花销。他忍不住感慨:“在这边生活很难。”

  与老家基本不买衣服也不出去吃饭的父母相比,康康算不上节省,但与同龄人相比亦谈不上浪费。作为一个独自在外打拼的“95后”,康康仿佛没得选便加入了“月光”大军。正因如此,他执着的选择可以“随用随取”的余额宝作为理财方式。

  有朋友就出去转一转,吃饭、看电影,没有朋友就自己在家看电视、玩手机、睡觉,康康似乎并不在意日子的单调重复。

  今年的爆款《王者荣耀》,康康自己打得很少,和朋友一起玩才能找到游戏的乐趣。康康喜欢看段子和小视频,在捧腹大笑之余的感动带给他很多思考。“很多电视剧/视频里面...”这样的表述,会经常出现在康康的是非判断中。

  像去年一样,康康依然没太多心情关注新闻。纠结一阵子后,康康说出了“2017新农村建设政策”。修路、公园、清一色的复古式建筑...在康康的家乡安徽的一个小村镇里,正在进行新农村建设。康康有些夸张的说:“我现在回家不认识我家了,特别漂亮!”

  与对新闻的茫然相反,康康对身边事情的印象格外深刻。康康依然记得,去年的“双十二”那天,原来的理发店刚刚开业。

  虽然康康偶尔自嘲“奔三”,但他并没有往心里去,“中年危机”在康康看来同样更是有些无病呻吟:“经济上有保障就可以了。”但对于怎样才算经济有保障的问题,康康则没有更深入的想过。只要把分店做起来,康康觉得自己无需担心。

  去年年底开始的恋爱持续了几个月便匆匆结束,“又是个忧伤的故事”,康康半开玩笑半搪塞。

  哥哥姐姐和身边年纪稍长的朋友已陆续结婚,却并没有带给康康想结婚的愿望。他感受到的是真切的压力:“结婚早真的很难过,事情太多了,有个孩子会更烦。”于是,康康给自己划了一个可以结婚的标准:最早25岁,最迟30岁,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只有到实在找不到女朋友的时候才接受相亲。

  以往,两代人争吵的源头往往是“与别人家孩子的比较”。为了避免争吵,康康今年开始尝试着和父母沟通。从结果来看,沟通没有根治矛盾,却确实减少了争吵。

  每逢母亲的生日,康康会特意回家,用陪伴来表达自己的心意。但父亲生日的陪伴,却成为了康康莫大的心愿。康康说:“我爸的生日是正月初八。”对于服务业来说,春节后的第一天上班,是一个不能请假的尴尬时间点。父亲不会主动提出挽留,康康也不会提出要留下,“工作重要”似乎是两代人心里的共识与一点点无法解决的遗憾。

  或许是年岁增长想弥补父母,或许是电视剧里一个情节从触动,今年,康康开始热衷于给父母买东西。父母不经意间提到的东西,康康都会尽量买给他们。

  今年,新环境为康康带来了一些新朋友,但康康特别要好的朋友依然为数不多。突然间的亲近与疏远,似乎都不会发生在他们之间。康康坚定的认为:“如果真的可以疏远,那就不是真的朋友。”

  朋友都在附近,都单身,有事打电线岁最理想友情的模样,在康康身上真切的发生着。

  今年正式步入20岁的康康,已明显开始走向成熟,却也仍然保留着这个年龄特有的一种单纯。康康描述中的共享理发店、美容美发大厦等等,都是我采访他之前,从来没有仔细想过的东西。看着康康把它们预设为未来的发展方向,我惊奇于他的勇气,也暗自有点疑虑。

  无论如何,我想,我在他身上可以望见每一个年轻的梦想者该有的样子。上班、下班、睡觉、培训...纵然生活每一天看起来都单调而平凡,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有一天,康康会把这一切都做起来,实现自己所有的梦想。又或许不会,他依旧过着看起来没有那么生动的日子。我希望他这份关于未来的纯粹憧憬,可以持续的久一点更久一点,也希望他以后回想起20岁时,能记得自己那句“开心就好”~

本文链接:http://gsaz.net/hanyang/145.html